折叠的过去

    总觉得景光是那种很内敛持重的人,对待敌人是凌厉而果决的,但对待亲近的人或小孩子是温柔体恤的。不了解他的人可能会觉得他显得冷淡,73的画有时会令人有这样的感觉,比如那张警校合照。
    对于零来讲,景光不仅是他的发小。在那有些灰暗的童年里,在那经受着欺侮与歧视的岁月里,零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,孤独无依,也许景光就是他难得的光。一个知心的友人能拂去内心的多少悲伤与愤恨,不是当事人也很难理解吧。零的心理体验和经历很容易走上歧途,他却能成长为如此优秀的人,其间受到的挫折、压力定是少不了。能有朋友的陪伴便也不会感到孑然一身了吧。当他进入公安,成为卧底后,幸运的是两人还能作伴。在那种高压环境下,不得不忍耐叛离人性的痛,每日面对背叛、欺骗、逢场作戏、死亡威胁,纯粹的信任是多么可望不可及。信念也许可以通过爱国、职业信条来加强,但在这铠甲包裹下的又何尝不是鲜活的人的内心。即便如此,并肩作战和孤军奋战的差别还是很大。能有分担彼此精神重荷的战友,更何况是这种能几乎毫无保留交付彼此的战友是多么难得。
    感觉景光一直都在磨平零的棱角,改变着他的心态。零是不是也变得更加温柔了呢。在失去景光的现在,景光的去世也会像心头的尖刺,偶尔会阻碍他。但零从未也不可能沉浸其中,事实上他的精神力比我们能想象到的要更为强大,意志也更为坚定。而且无论何时他从未抛却自身的责任,景光如此,其他已逝或未逝的同伴亦是如此。卧底甚至是公安的悲哀仍会持久伴随于他,因为他仍在黑暗中探索、战斗。
    看到Lemon的歌词,真的好虐qaq

评论(20)

热度(57)

  1. 左栖斯卡雷特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斯卡雷特折叠的过去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幼驯染,至少是十多年前的感情,本来一直在一起的人突然有天就永远离开了,大概像心里被撕扯掉一块而且补不...